不曾消失之物

注意注意,取关请随意,这里是不定期产粮的小透明一只。只写前五代,欢迎讨论,拒绝撕逼。

冥王星的雪

标题是一首同人歌,原梗出自《三体 死神永生》

人物OOC,伪科幻背景,笔者文笔和理科常识渣渣请注意避雷

CP番柚  次元战争和星际战争哪个更玄乎呢?

背景介绍:地球文明发展出星际航行的技术后,人类团体发生了分裂。一部分人希望善用这些技术发展本星球的文明,另一部分人则非常激进的主张飞向外太空进行星际殖民,获取更多的关于宇宙的知识与技术进行文明扩张。双方矛盾冲突激化到一定程度后爆发了战争,最终激进的人们组成“学院”,带着技术和飞船独自飞往了宇宙深处,留下的人们则形成代表文明本源的“基础”,利用星际航行技术开始逐步开发太阳系内的行星。同时,为了提防“学院”的报复而在冥王星上建立了监听用的基地,派遣一名监听者驻扎于此。


   


   卡戎一如神话中所描写的那样,在漆黑的寒冷星空中寂寞的摆渡,围绕着冥王星进行着自己六天一次的公转。它沉默而缓慢,仿佛它只是广袤黑暗的夜空中一件凝固的艺术品,带领亡灵们到达永恒的国度。


    柊柚子戴上了监听的耳机,内心平静得如同一口深邃的古井。一如既往的,耳机中只传来了嘈杂的宇宙噪音,没有任何可以识别出的信号。

   控制台发出了指令,遮盖住基地的防护罩徐徐撤下,转换成了不遮挡视线的电磁屏蔽罩。这么做会消耗大量的能量,也使基地的部分区域暴露在了宇宙射线和高能粒子的冲击之下,单纯论观察效果,人眼是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天文望远镜的。但柚子并不在乎,她喜欢用自己的眼睛去看,而不是透过冰冷的钢铁机器,而且倒不如说,她隐隐期待着来派送维修材料飞船能够带来一些来自家乡的消息,来自那个5.76万亿米遥远的蓝色星球。

      这是孤身一人的监听者,为数不多的一点私心。

      柚子望着特殊材料的玻璃后由冰冻的甲烷和氮气构成的暗灰色平原发着呆。冥王星实在太过遥远了,遥远到太阳的光芒在这里也如同星星般黯淡而缥缈。冰川是这里永恒的景色,零下238度的低温冻结了一切,任何暴露在冥王星外表的生物都将在一次呼吸间变为静止的冰雕。

      这是被太阳抛弃了的土地,名副其实的只属于冥界的国度。柚子恍惚中总会有种连时间也会被冻结的错觉。漫长的时间在这里是一种酷刑,无尽的孤独能够蚕食任何坚强之人的理智。柚子在定期监听的时间段以外都在冬眠,只有这样才能保持心理状态的稳定。

      我在这里度过了几年?三年?还是五年?柚子慢慢的思考着,将问题在脑海中拉扯成了薄薄的丝,一缕一缕慢慢的想,她害怕着过快的思考将会带来的思念与悲伤。

      冥王星上被融化又冻结的冰川与陨石削切侵蚀成的高低起伏,错落不平的山脉在冰冷的星光中沉默,反射出淡淡的银灰色光芒,柚子的回忆也渐渐被染上了寂寞的颜色。

      这里没有海洋,也没有草原,没有花香,也没有鸟鸣,这里只有如同被放逐的我。

      悲伤如潮水般忽然漫上了心头,顷刻间便淹没了全世界。柚子身上的感应服检测到了主人的情绪波动,智能AI发出询问,是否应当提前进入冬眠状态。

      不......不需要......我只是.....有些想家了。

       远处的星光闪烁着,如同地球上的灯火。柚子无意识的将手插进口袋,指尖却传来了细腻的触感。柚子小心的将它从口袋中抽出来,因为贴身的关系,它并没有和冥王星上的其他事物一样冰冷淡漠,温暖的感觉从手指上蔓延开来,如水般温柔的淡化了所有的哀伤。

      这是一本只有手掌四分之一大小的极小的相册。来自地球的相册。

      冥王星与地球之间的电磁波通信只能以16个月一次的频率进行,地球上的朋友与家人要等上一年多的时间才能有一次自己的音讯,而宝贵的通信时间中,能留给报告以外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柚子轻轻的抚摸着相册皮质的封面,回想起那个红绿色发,如同阳光般明媚的少年。真不知道他是怎样努力才让运输补给的飞船捎上这本不轻的相册的。柚子出神的想着,由于旅程的漫长,为了不给运输飞行器造成不必要的负担,无关紧要的东西都是能不带就不带的,他让那些老古板的科学家们同意带上它,想必费了不小的功夫。

      “游矢.......”柚子轻声念着少年的名字,想象着他跟那些老头子不服输的争论的样子,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嘴角已经上扬划过了微笑的弧度。柚子很感激游矢,这本相册大部分都是地球上的同伴们的生活日常,还有一些自然景观,拍摄的手法虽然幼稚生涩,但仍能看出拍摄者努力想传达出的一种生机勃勃的感受。

        他的相册送来了阳光,水流,鸟鸣和花香。

         柚子翻看着那一张张缩小了的照片,想象着在地球上度过的四季,每一个季节中活跃着的那些熟悉的身影。柚子喜欢冬天,还在地球上时,在冬季的情人节里她也会和赛瑞娜她们一起做巧克力送给那些迟钝的男生们,游矢明明很喜欢甜食,却总摆出“完全没必要送给我啊”的态度,但是,看着他戴上了自己做的围巾,还是会有很高兴的感觉。

        柚子合上了相册,将它按在了心脏的位置,按照地球上的时间来算,应该已经是新的一年了,不知道他们又会怎样度过呢?还是那样吵吵嚷嚷又元气十足的样子吗?

        冥王星仍旧静默不语,玻璃壁障上流转的星光似乎柔和了些,眼前的斯普特尼克平原(Sputnik Planum)无声而安静,却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其中脉脉流动。而在它右侧的,就是那片很著名的“冥王星之心”的心形区域。柚子还记得当初自己和游矢看到那张照片时的惊讶,没想到居然后来会有亲眼见到它的一天。虽然自己没有机会走进那里,不过那片朦胧的粉红色,据说是一片保存在雪原下的液体海。

       冥王星会下雪吗?柚子不清楚,她从没有看到过冥王星上下雪,这里太过寒冷,温和的雪花一瞬间就会冻成坚冰坠落下来。就如同温柔的心总是会受到伤害一样。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将本次的监听结果转换成语音信息发射了出去,地球将在16个月后收到这条消息。接下来,只需要检查一下仪器是否都在正常运转,就可以准备进行下一次的冬眠了。

       柚子正准备关闭电磁防护罩切换回原本的封闭式护罩,手却忽然停留在了按键的上空。她注意到,在冥王星仿佛永远都会平静着的夜空中,出现了一个亮度明显打破常规的闯入者,而根据它的移动方向和速度,明显是冲着冥王星的地表来的。

       是陨石?还是?柚子这样想着,快速的将天文望远镜的观测方向移动到那个不寻常的高亮度天体上,却意外的发现那居然是人造飞行器。然而,以飞行器的速度,冥王星上如此稀薄的大气无法起到缓冲作用,最后只会高速的在地表上砸出一个大坑。

       难道是运输飞行器故障了?柚子迟疑到,但是按照日期,运输补给的飞行器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啊。柚子重新打开了通信频道,尝试着呼叫闯入者,但是却没有收到回音,但是根据反馈,这的确是来自地球的飞行器没错。随即,她便看到飞行器中抛洒出了大量油膜物质,覆盖了大半个天空。

       柚子认识这种油膜,那是一种对光有着绝佳折射能力的物质,并且还会随着时间而自然分解,但是运输器运输这种东西到冥王星来,怎么想都是很古怪的事情。

       柚子看着飞行器在抛洒完油膜后,在黑夜里划过一道闪亮的弧光,像流星般坠落向了地面,越来越迷惑了。忽然,轻飘飘的飘落于防护罩上的雪花打断了她的思考。

       下雪了?柚子惊讶的看着眼前飘雪的平原,冰雪的精灵在寂静的虚空中舞蹈,纯白的衣袖自在的舒展着。雪花旋转,飞舞而下,轻柔的亲吻了千年不化的冰川,融化成为它的一部分,拥抱着冷寂孤独的冥王星。

       柚子压下了想要走出去触摸这些美丽晶莹的精灵的想法,它们是如此美好,如同一场幻梦,但它们却又是真实存在着的事物。柚子想到了刚刚看到的流星,明白是它坠落时的热度加热了这里的大气层,加速氮气从地表逃逸的过程,使得大气中稳定的固态氮冰变成了雪落下。

     “温暖到......连冰也会化成雪呢.......”柚子喃喃道。

       在这几乎永远冰冷,永远是酷寒冥土的冥王星上。

       柚子注意到星光透过那层油膜出现了闪烁,似乎有某种规律,心中隐隐约约猜测到了什么,将闪烁的规律默默记住,快步走到中央电脑处输入开始解析。

       智能AI的运算速度很快,没等多久就将结果反馈了出来——

     “新年快乐,柚子。”

        愿整个夜空,为你而闪烁。



后记:我总觉得我应该等情人节再发.......(躺)

油膜闪烁这些梗出自三体,原谅我把原著中用来拯救世界的招拿来谈恋爱

(扑地谢罪)

想吃番柚糖啊~今年的情人节会有吗?

码着码着这个世界观在我脑海中扩张到了.......有点大的范围,突然还想用它来写写剩下三对苦命鸳鸯了.......真的写得完吗......(心虚)

总之悄咪咪的发上去好了~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