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消失之物

注意注意,取关请随意,这里是不定期产粮的小透明一只。只写前五代,欢迎讨论,拒绝撕逼。

月亮是个严厉的女人

标题是科幻大师海因莱因最后一部获奖的长篇小说的名字

伪科幻背景,人物OOC,笔者理科与文笔都是渣渣请注意避雷。

CP甘赛,即便甘赛股已经套牢我也要产(目死)

与上次那篇番柚同属一个世界观,不会超链接想看的可以点我看文章~




背景介绍:近未来,地球文明发展出星际航行的技术后,人类团体发生了分裂。一部分人希望善用这些技术发展本星球的文明,另一部分人则非常激进的主张飞向外太空进行星际殖民,获取更多的关于宇宙的知识与技术进行文明扩张。双方矛盾冲突激化到一定程度后爆发了战争,最终激进的人们组成“学院”,带着技术和飞船独自飞往了宇宙深处,留下的人们则形成代表文明本源的“基础”,利用星际航行技术开始逐步开发太阳系内的行星。在飞往太阳系外的过程中,“学院”的科技发生了技术爆炸现象,从而掌握了 更高的技术水平。




   宇航服里的含氧量检测警报已经响了几次了,赛瑞娜皱了皱眉,不太高兴的收回了手中监测引力波的仪器,向停泊中的“理想乡”号发出了请求回舱的信息。

   飞船上的智能AI给出了反馈,系在赛瑞娜宇航服上的安全绳缓缓回收,将她拖拽回飞船上,在虚无黑暗的宇宙中,这是连接生与死的唯一联系,“停泊”只是相对出舱的人而言,实际上,由于燃料的宝贵,无法进行多次的急停重启,飞船始终是保持高速的移动状态,一旦绳索断裂,飞船将继续前进,而赛瑞娜却会停留在原地,等待着被无尽的黑暗吞没。

    舱门很快打开了,即便是身穿笨重的宇航服,赛瑞娜依旧像游鱼般迅捷灵活的钻入了飞船中,一气呵成的动作就连许多曾经有过太空生活经历的前辈们也会自叹不如,根本看不出她其实是个第一次进行如此长途星际旅行的新手。

    啊......如果现在还能叫他们前辈的话。

    还在地面上时,她就备受赞誉了,被夸奖为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天生就为了探索星星与那些藏在星星间的秘密而诞生的天才。赛瑞娜不惧怕空旷虚无的宇宙,被安全绳拴住的她在太空中漂浮时,总有一种她是被脐带连着母体的婴儿的感觉,宇宙的黑暗,不会让她感到恐惧,反而因为无重力的原因,仿佛连灵魂都要漂浮而出。

   所以,当她“背叛”时,他们才会格外的愤怒吧。选择来到“理想乡”的人们,哪一个不是这样呢?

   赛瑞娜在缓冲用的过渡区换下了过于笨重的舱外宇航服,换回了轻薄柔软的舱内服,飞船内的重力被巧妙的调整到失重但又不至于失去控制飘来飘去的程度,身上传来的干爽温暖的感觉,让经过了对体力消耗巨大的太空行走赛瑞娜感到精神一振,莫名的多了一丝丝愉快。即便是路过她一向讨厌的闪着幽幽蓝光如同灵柩般的冬眠区,也没能影响到她的好心情。

   然而,这份好心情在进入温室看到某个紫色的人影后便烟消云散了。

 “你又在摆弄那些植物了。”她冷哼一声,对于对方这种离开控制室擅离职守的行为相当的不满。

    背对着她的游里顿了一下,却没停下正在给一株水晶兰浇水的手,隐约间仿佛能听见一声轻笑。

    赛瑞娜顺着他的手看向那株水晶兰,纯白到几乎透明的花瓣上,细小的水滴正顺着花瓣丝绸般的纹理滑落,显得花朵更加的晶莹剔透,它仿佛是水晶雕刻的,却比水晶更为柔软。然而,赛瑞娜知道,别名“死亡之花”的花朵正如眼前的这个人一样,看似纯真无暇,诱惑着人们接近,实际上背地里却格外的冷酷无情。事实上,除了她以外的学院成员平常都不怎么愿意来这里,一方面是因为各自进行的研究的忙碌,另一方面也是不愿和他多打交道。

 “跟你一组算我倒霉,哪天我的安全绳出了问题,恐怕怎么呼叫你都听不见。”赛瑞娜将一盆郁金香随手放在地上,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原本放着花的花架上,从别处来看就像坐在花丛中一样。

 “起来。”游里总算是有了反应,将手中的喷壶固定在飞船的内壁上,不高兴的说道:“那是给我的花留出的空间。”

 “只不过是坐一下而已,我累坏了。”

 “怪力女累也不会累到哪里去。”游里说完便一个侧身躲开了迎面砸来的园艺钳,即便是在微重力的环境下,被这个暴力女加速到一定程度的钳子砸人还是很疼的。

 “别这么瞪我,当初是谁在五公里负重跑中,跑到最后还扛着一个人跑了第一的?”

 “那还不是因为你太菜了。”赛瑞娜用手撑住脸颊,淡淡的花香让她有些昏昏欲睡。“作为一名未来的学院战士,居然会出现崴了脚这种软弱的事情,开什么玩笑啊。”

 “未来啊......”故事的另一位主人公莫名感叹了起来,他的脸在昏暗的温室中影影绰绰的,看不清楚表情。“呐,赛瑞娜,你为什么要加入学院?”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赛瑞娜按了按太阳穴,这个家伙突然发问,肯定不会是心怀好意的。“我想知道那些知识,而地球上那些老古板却愚昧又胆小,只知道龟缩着榨取狭窄的太阳系,他们不让我走出去,我就偏要出去。”

   仿佛想到了什么,她握紧了拳头在空中挥舞了两下。“文明需要生存,然后便是扩张,总是固步自封是不会有出路的,他们不明白,总得有人要明白。就像那些老古板们不会想到我们已经掌握了将飞船的速度加速到光速的5%的技术了。”

 “很伟大的想法。”游里轻描淡写的总结道,轻佻的语气听起来就像在嘲笑一般,莫名的让赛瑞娜有些火大。

 “你呢?”她没好气的反问道。

 “我?有趣而已。”游里漫不经心的轻捻着身边的花瓣。

 “骗人。”“真的。”

 “你真是个讨人厌的家伙。”赛瑞娜将腿蜷起来,抱住了自己的膝盖。

 “谢谢夸奖。”游里耸耸肩,不置可否的回答道。“喂,你还要坐到什么时候?”

 “不就是一盆花吗,居然还特别批准你在飞船上养花,教授到底怎么想的。”

 “研究植物在太空中的变异也是我的工作之一,你这种暴力女是不会懂的。快点起来。”

 “那你要怎样才让我能安静的休息下呢?”赛瑞娜挑挑眉,莫名的带上了挑衅的意味。

   面前的人沉吟了片刻“如果你是花的话.......”

 “哈?”

    飘散的花香似乎被温度催发得浓郁了些,赛瑞娜不舒服的打了一个喷嚏。有时候,她真的搞不懂眼前这个人的想法,虽然他们早在学院逃离地球前就认识了。

    也许只是认识而已呢。赛瑞娜自嘲的想到,随口问了个问题:“对了,听说最近我们要飞过一个跟地球很像的行星?”

 “还差三天左右。”

 “听说那个行星连和月亮一样的卫星都有啊。”赛瑞娜伸了个懒腰“挺想看看呢。”

 “你的‘月亮’可不是个温和的家伙呢。”游里再一次无情的打碎她的幻想。“与其说是卫星,不如说它和行星其实是一个双星系统,它跟行星的体积质量其实相差不大,类似太阳系的冥王星与卫星卡戎的关系。”

“ 如果哪天出现一个打破了平衡的家伙,你的‘月亮’就会坠向行星,把行星完全摧毁哦。不,说不定三天后我们到达时就只能看见行星的废墟。”游里戏谑的说道,很满意的看到对方不爽的表情。发脾气的“月亮”,就和某人一样呢。

 “为什么你就不能稍微顾及一点别人的心情呢?”赛瑞娜不满的问道,“从我认识你那时就这样了。”

 “别人的心情?”游里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笑得赛瑞娜的心不由得抽紧了一下,好在她知道这时大部分人都在冬眠。

 “我还在地球上的时候,就见过很多说着‘为了他人好’这样话的蠢蛋呢。然而,这种照顾在对方看来真的是好的吗?你对他人的理解都是基于自己的认知的吧,这不是一厢情愿吗?”

 “人和人可以相互理解,要是这种事情可以做到的话,我们也就不会在这里拿命去赌一个不确定的未来吧?所以说啊——”

 “我只想按照我自己的想法来行动,顺应自己的心情而活着。我拯救什么,消灭什么,又和它自己有什么关系?”

  “......”赛瑞娜保持了少见的沉默,飞船生活的一切都是有条不紊的,使她无形中忽略了一个事实。到目前为止,人类所进行的一切太空航行,都是有地面的支持的,然而他们,渴望着接触真理的禁果的“学院”,地球的叛逃者,自己切断了维系生存的脐带,义无反顾的奔向了深邃黑暗,无垠的宇宙,等待着他们的,如果不是成功,就是在这片星海中如沙粒般的消逝。

  “只要找到......就好了。”赛瑞娜在自己心里安慰着自己。脑海中浮现出学院的领导,赤马零王偏执孤寂的背影,据说他从不冬眠,一直在自己的指挥室内守着那些冰冷的机器与数据,因此也比他们这些定期冬眠的人要苍老得多。

    究竟是老人容易固执,还是固执的人容易变老呢?

 “你差不多也该冬眠了吧。”游里突然问道。

 “啊,是的。”赛瑞娜下意识的回答道,接下来温室内就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她和游里虽然是搭档,但是她作为执行出仓任务的技术性人员,比起游里这类研究型人员,更需要被“保藏”起来,她的寿命毕竟是有限的,用冬眠来节约时间才能更大限度的利用好她的力量。也因为如此,每当定期任务完成后,她都要进入冬眠,能够跟游里交谈的时间也非常短暂。

   眼角划过一道银光,赛瑞娜反射性的抬手接住了游里抛来的东西,摊开手掌一看,是一个装着绿色水生植物的密封玻璃球。

 “这是什么?”

 “改良版的球藻。送给你了,里面的营养液足够撑到你下一次醒来。”

 “你就不能送点别的吗?”赛瑞娜无奈的看着手中拳头大小的玻璃球,圆鼓鼓的小小翠绿色球藻在水中惬意的泡着,丝状的藻丝在水中轻柔的浮动。看起来挺可爱的,赛瑞娜想到。

 “那我就收下了,下次苏醒再见。”赛瑞娜冲着游里摆摆手,站起身来大踏步的走出了温室,一路上撞歪了不少花盆。游里却意外的没有说什么。

    赛瑞娜站在门口,回过头去看见游里又拿起了喷壶背对着她,孤身一人的影子被温室里昏暗的灯光拉长成了一条线,狭窄的温室和里面摆满了的花卉,就像一座陵墓般孤寂。她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终究没有说出口。

   下次醒来还是拉他跟其他人多交流下吧。赛瑞娜叹了口气,怀抱着一种老妈看不争气的儿子的心态转身离开了温室。

    游里远远地听见某人“记得给我拍些‘月亮’的照片!”的大喊声,平静的继续自己未干完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对那颗类地行星毫无兴趣的他忽然有了一些期待。

 “算了.......反正也是打发时间。”游里往随身AI的备忘录中输入了这一条提醒任务,小心的将球藻的营养液收好在贴身的口袋里。



后记:电波系甘蓝是来源于本篇中他与明日香对话的部分,最后那段其实认真看会发现甘蓝的回答完全跟明日香不在一个频道上,我觉得甘蓝其实是没有正常与人相处的常识的,所以私设赛瑞娜与甘蓝从很早以前就认识了,文中的赛瑞娜可以算是甘蓝唯一的朋友(或者别的什么)。这里的甘蓝没有把营养液交给赛瑞娜算是耍了一个小心机~

甘蓝真的就是随着自己心意行动的,呆在地面上平淡的研究花花草草哪有上天来得刺激(你闭嘴),文中的学院本身就是有一种不顾一切的疯狂和执着的。(然而完全没写出那种感觉.......)

伏笔差不多都埋好了,接下来不出意外会是另外两对的故事了。补充设定在评论里。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