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消失之物

注意注意,取关请随意,这里是不定期产粮的小透明一只。只写前五代,欢迎讨论,拒绝撕逼。

薛定谔的骑士

四番柚行星系列第三弹,这次回收了一些伏笔。

伪科幻背景,人物OOC,笔者文笔和理科都是渣渣请注意避雷。

CP茄璃,有番柚描写,虽然自我感觉应该是反逆组三人行。

依旧不会超链接苦苦挣扎中,连载就是这点不好。


背景介绍:近未来,地球文明发展出星际航行的技术后,人类团体发生了分

裂。一部分人希望善用这些技术发展本星球的文明,另一部分人则非常激进

的主张飞向外太空进行星际殖民,获取更多的关于宇宙的知识与技术进行文

明扩张。双方矛盾冲突激化到一定程度后爆发了战争,最终激进的人们组

成“学院”,带着技术和飞船独自飞往了宇宙深处,留下的人们则形成代表

文明本源的“基础”,利用星际航行技术开始逐步开发太阳系内的行星。在

飞往太阳系外的过程中,“学院”的科技发生了技术爆炸现象,从而掌握

了 更高的技术水平。两者曾经在柯伊伯带展开交火,最终地球方面全军覆

没,随后发生了导致地球毁灭的“大撕裂”事件。




    手磨咖啡的清香在热气中氤氲升腾,方糖和牛奶的甜味萦绕在指尖,装修得古典风格十足的小店里的温暖的感觉让每一个进入这家咖啡店里的顾客都忍不住深吸几口空气,仿佛咖啡的香气中藏着幸福的味道。

    总会令人想起“大撕裂”之前美好的黄金时代。

    红绿发色的青年安静的站在柜台的后面磨着咖啡豆,他无声无息,仿佛只是光线投下的一片阴影。只有在有人走进他的小店时,他才会稍微暂停手中的事情,对来者报以一个淡淡的微笑。

    店门口的风铃传来叮铃叮铃的清脆声响,木制的店门吱呀了一声便慢慢打开了,一位紫色长发的少女探了进来,店内的顾客们带着好奇的目光漫不经心的向她扫了一眼,又转过头去继续之前被打断了的话题。

    青年停下了动作,对来者微笑着招呼道:“好久不见,琉璃。”

    唤作琉璃的少女迟疑了一下,表情复杂,最终也轻轻回应道:“好久不见,游矢。”

    游矢转过身去,在背后的摆放着罐子的木架上摸索着,“还是老样子,拿铁,加奶沫,对吧?”

    琉璃并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盯着墙上的猫头鹰挂钟,直到游矢将一杯热气腾腾的拿铁塞进她的手里,她才张口道:“游矢......我来,是为了游斗的事情......”

    游矢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盯着琉璃的眼睛,等待着她的后续。

    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般,琉璃说道:“我......遇见游斗了......我知道这很不可思议,但是游斗他的确出现了......”

    游矢叹了口气“琉璃,我想你应该知道,游斗已经.......”

    “我知道。”琉璃拽着自己的衣角“我以为那是梦,但是直觉告诉我不是,而且,他送来了这个。”

      琉璃从随身的口袋中拿出了一条红色的残缺丝巾,边缘已经被烧焦了,暗红色的斑点格外刺目,时刻提醒着人们曾经发生过的战斗。

     “这是......”

     “哥哥的丝巾......我认得的,当时出发的人们每人都有一条,我怕他和别人弄混,绣上了他的名字缩写。”

    “我想,游斗大概是想把它送回来吧......所以才会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游矢打了个手势,示意她先停下来,琉璃明白他的意图,跟着他进入了柜台后的内室中,将丝巾递给了游矢。

      再度看见这条丝巾,游矢不禁想起了某个金色眼眸脾气很臭人却很好的友人,还有那个温柔又坚强,对于关键问题却很固执的同伴。当初大家一起嘻哈打闹的场景,如雾气般朦胧的出现在了眼前。

   “游矢?”

   “抱歉,我走神了。”游矢歉意的笑笑,“琉璃,你是认为他们还有可能活着吗?”

      琉璃茫然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那一天的战斗......理论上不可能会有幸存者的。而且......”

   “游斗,没有变化。”琉璃慢慢的说道。

   “已经过去七年多了,我们的样子都发生了变化,然而游斗还是当年的样子,完全没有改变。”

     已经七年了,游矢的心里突然绞痛了一下,那个人也是......她离开也有七年了。

      游矢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询问道:“游斗除了送来这个,有和你说什么吗?”

    “没有,他什么都没说,他只是坐在那里看着我。”

    “我也......什么都没有说。”

    “我那时是以为自己在做梦吗?还是难以置信太过震惊了呢?按常理来说我应该哭着冲上去才对,但是我没有,我只是走了过去,坐在了他的对面。”

    “这很难理解吧?我们好像并不需要交流什么,可我们明明有很多事情想说给对方听的。我们就那样面对面坐着,已经成为青年的我,还是少年模样的他。”

    “最后他起身,我恍惚了一下,就看见他的身体逐渐透明,然后消失在了空气中。他坐过的椅子上留下了哥哥的丝巾,似乎还留有温度.......”

     琉璃说完,小口啜饮起手中的咖啡来,“你觉得,这是怎么一回事呢?难道真的有幽灵存在吗?”她抬起头,虚弱的笑了笑。

     游矢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整件事情他并没有亲眼看到,虽然如此,他心中却有一个猜测。

  “琉璃,你知道薛定谔的猫吗?”

  “猫?”

   “一只猫被关在箱子里,里面有装着氰化物的毒药瓶,与一个完全随机的开关相连,我们完全无法得知开关什么时候打开将猫毒死啊,除非我们打开箱子,所以箱子里的猫对我们而言既是生又是死,它处于生死叠加的状态,这通常被用于描述量子态。”

 “暂时还能理解,请继续吧。”

  “如果真的有幽灵的话,恐怕就是量子幽灵了......我也是偶然想到的,当初游斗他们遭遇的是......”游矢停了下来,琉璃却挥手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质子级别的黑洞......”他慢慢说道。“‘学院’找到了银心黑洞,从溢出的信息中获取了那部分的知识,将质子塌缩,制造出了一个质子大小的黑洞。摧毁了整个反逆军。”

 “我当初也很难相信。”琉璃双手握住杯子,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一个质子,摧毁了地球有史以来的最强舰队。”

 “被吸入了黑洞的舰队将会被碾碎,但是质子本身就是极为致密的东西了,也许,舰队被碾碎成了更为微弱的概率云也说不定。”

  “那就是量子幽灵了,琉璃,游斗不是出现在你面前的,而是因为你在那里,他才出现的。”

  “什么意思?”

  “量子态的人,其实就是一团概念云,他并不真正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他是没有实体的,当他被人观察时就会坍缩成实体,就如同薛定谔的猫一样,一旦被观察就会坍缩,因为坍缩而能被观察。如果没有观察者,概念云就会自己弥散,因为游斗被你观察到了,所以他出现了实体。”

  “我会尽力去理解的......”琉璃苦笑道:“能简单点说明吗?游斗他......还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吗?”

    既存在又不存在。游矢很想这么说,但他还是回答道:“存在,虽然是以概率云的形式。”

  “那就足够了。”琉璃喝干了杯中的咖啡,起身告辞。“游斗在这个世界的某一处地方存在着,这就足够了。”

  “概率云可能会出现在任何一个地方,这完全是随机的。”游矢不忍心的补充道:“能刚好出现在你面前被你观察到,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奇迹了。”

  “奇迹吗?也许是吧。”琉璃抚摸着丝巾询问道:“那......这条丝巾又是怎么回事呢?”

  “这也是最令我费解的地方了,如果你一直观察着他,游斗坍缩后应当很快就消散为概率云了才对......除非除了你以外的人也在观察他,互相抵消了影响,让游斗能够出现一段时间。丝巾也是一样的道理,不去观察的话,丝巾也会消失。”

  “是哥哥吗?”

     我不知道。游矢默默的想到。游斗,隼,你们一直守护在琉璃的身边吗?

   “也许我并不需要知道一切。”游矢将琉璃送出店外,琉璃这样说道。“哥哥和游斗,以前就一直在守护着我,就像骑士一样。”

   “现在也是一样,只是换了种形式而已。”

  “薛定谔的骑士吗?”

  “对,薛定谔的骑士。”

     琉璃轻笑了一下,似乎是被这个名字逗笑了。游矢也笑了,如果这两个人真的就在附近的话,也会希望他们都能笑着继续各自的生活吧。

     正当游矢想要走回自己的小店时,已经走远的琉璃的背影突然和某人重叠在了一起,像一根银针刺进了他心里最柔软的部分。他抬手摸了一下眼角,居然看见了久违的泪水。

     七年前,卡戎坠落向了冥王星,将监听站完全的摧毁了。

     还有那个粉色头发的女孩子。

     如果游斗他们能回来的话,为什么你不能呢?

     游矢抬起头来看着隔离罩外一望无际的星海,这里是在“大撕裂”中逃离地球的人们的一处避难所。星星看似没有移动,但是所有人,甚至是在咖啡店里悠哉的喝着咖啡的人都知道,一切都在移动,参照物和我们脚下的星球,所有的一切都在向着一个方向坠落。

     名为银心黑洞的终结。





后记:最痛苦的就是把剧情需要部分和实际的科学知识结合起来。。。。原子黑洞导致人变成量子态是我自己编的,没有科学依据。事实上,关于薛定谔的猫,我的理解也未必正确,还是希望各位看官们见谅。

这一篇解释了一些甘塞篇的伏笔,承接了番柚篇的故事,不知道当初以为我发了糖的人看到这一篇会不会想打死我。。。。【ε=ε=ε=┏(゜ロ゜;)┛急速逃跑ing】

永不忘却的存在。。。。某种意义上也是糖吧。。。。。

补充设定还是老样子写在评论里。


评论(7)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