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消失之物

注意注意,取关请随意,这里是不定期产粮的小透明一只。只写前五代,欢迎讨论,拒绝撕逼。

永恒寂寥之林

标题乱取的。地缚灵番茄和猎人茄子的故事。

睡前的脑洞大开,没粮到自割腿肉。。。。

行星系列还在查资料ing。。。。香蕉对不住了。。。。。

CP茄番,黑暗向,人物OOC,角色有黑化表现请注意避雷,笔者文笔不好还望见谅

你能相信这是个我本来只想写500结果最后添了个0的脑洞吗?




    第四次看到树上用猎刀刻出来的痕迹时,游斗终于没能忍住怒火,将刀狠狠的刺进了老树干枯的树皮里,随即懊恼的瘫坐在原地,动都不愿再动一下。

    已经是第四天了,被困在这片森林里已经有四天之久了,即便是方圆数百里最优秀的猎人游斗,也不得不泄气的承认,在认路这件事上,他被这片森林打败了。

    水和食物暂时还能应付,但是随着疲劳的累加,打猎和寻找水源将会变得越来越难,如果不是游斗有着丰富的经验,一直警觉的注意着时间的流逝,那么很快他就将丢失对时间的感觉,然后永远的被困死在森林里。

     真正的深山老林,树木的冠部都是遮天蔽日的面积,只要遇上了阴天,晨昏的界限就会被模糊,随后对于时间的判断也会失去精准,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一个优秀的猎人必须合理分配自己的体力,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情,如果按照混乱的时间表行动,甚至会出现长时间行军而体力透支的现象,这在野外是致命的。

      游斗自有他独特的一套辨识时间的方法,这是猎人这个古老职业从上古便传下来的智慧。然而,了解了时间并不代表就是安全的。风,光,落石,野兽。随便哪一样东西都能要了人的小命,这就是真正的森林。

      生存的压力迫使游斗在失去方向感的第二天便开始积极的寻找出路,然而,伴随着一次次的失败,游斗开始意识到,这片森林不同寻常。

       无论朝哪个方向走多远的距离,最后都会回到被他刻了记号的百年古木树下。

       第一次是面朝古木的东南方,走了一天的时间。

       第二次是西北方,同样是一天的时间。

       第三次是正北,依旧是一天的时间。

       最后一次是正东,一天的赶路后,不出所料的回到了原地。

       游斗觉得自己就像被困在圆圈内的小虫,不断的重复绕圈子的可笑行为。且不说四个方向的地形完全不同,连日的疲劳也使他的速度在不断下降,但是回来的时间是完全一致的,猎人的脚等于是他的第二双眼睛,游斗自问绝不可能在自己兜圈子时毫无察觉,这片森林的古怪超出了他的经验范围,这不能不让他将警惕之心摆在最前头。

       已经过了这么久还没回去,琉璃和隼会担心的。

       想到了同村的同伴们,游斗的心中不禁涌出一阵烦躁的感觉。这时,他灵敏的听觉捕捉到了从古木的后面传来的“沙沙”的声音。

        游斗立刻跳了起来,屏息凝神,全神贯注的注意着树后的动静。树后面最有可能的便是某种大型野兽了,能够无视他刻意留下的一些警告痕迹,看来对方是个不好对付的主。

        如果是平常,也不过是多了一份口粮,然而现在的游斗,体力与精力都严重不足,直接近身肉搏可能会有危险,最好还是偷袭对手。

        打定主意的游斗紧紧地攥住了手中的猎刀,死死的盯住了古木,随时准备着猛然跃起给对方雷霆一击,然而,从树后小心翼翼探出来的面容,却让他一个急刹车差点令猎刀脱手。

        那是一个穿着朴素的少年。

        游斗猜测过树后之物的真面目,但是万万没想到居然是个和他年龄相仿的人类少年。

        少年有着红绿色的柔顺发丝,珊瑚般的绯红眼眸熠熠生辉,似乎能从中吐露出话语来一般。简单的素色服饰勾勒出略显单薄的体态,怎么看都不像应该出现在此处的人。

       可疑,太可疑了。 

     “你是什么人?”游斗戒备的退后了几步,质问道。他的手始终没有松开过他的刀。即便在如此困境,游斗也没有丧失作为一个猎人该有的警惕心。

        红绿发的少年皱了皱眉,似乎是在思考该如何措辞的样子,过了一会儿才慢慢说道:“我还想问你呢,你不知道这里的森林是不允许进入的吗?"

        "我并不知情,无意冒犯这里的宁静。”游斗小心的斟酌着词句“我是误入这里的,现在想要离开。”

         少年却忽然“扑哧”的笑了一下“离开?你怎样离开?这里的森林,没有熟悉的人指引,是绝对走不出去的。”

      “这么说,这附近其实离城镇很近啰?所以你才会出现在这里。”

       ”你怎么知道我熟悉这片森林呢?“少年调侃道,看见游斗变得有些难看的脸色才正经了一些。

       ”你说得没错,这里离我生活的村子很近,我可以带你过去休息一下,然后教你出去的方法。“少年一本正经的说道,看到游斗迟迟没有放下手中的刀,有些好笑的补充道:“怕什么?难道还怕我把你吃了吗?”

       游斗犹豫了片刻,最终放下了紧攥着的猎刀,改为斜配在腰间。

        快步追上转身带路的少年,游斗有些不好意思的试图和他交流一下:”我叫作游斗,真是谢谢你了。“

        ”不客气,我叫作榊游矢。老实说你也不是第一个了,经常有人迷失在这片森林里。我都习惯了。“

       ”还有别人吗?“

       ”对啊,上一个是三十年前的事了“

       ”.......“

       ”开玩笑的啦,不要摆出那么严肃的表情来嘛。“

        也多亏了游矢是活泼的性格,自诩对和人打交道很苦手的游斗和他走在一起才不至于冷场。就这样说说笑笑的穿行于老林之间,居然都不觉得路很难走了。

       “喏,就是那里了。”顺着游矢手指的方向,游斗看见一处似乎有不少人聚居的村落。奇怪的是,村子周围的树木丝毫没有稀疏下去的迹象,还是遮蔽了村子周边的天空。

         仿佛看破了游斗的疑问,游矢解释道:“我们的村子对于森林的神明有着很深的感情,为了能更接近自然而选择建在了森林的里面,村里的人平常也很注意保护那些树木,不光如此,每隔一段时间村子都会举行祭祀神明的仪式呢。”

       “是这样啊。”游斗安下心来。

        "你也算因祸得福了,恰好赶上了仪式召开的日子,我去和长老说说,我们一起参加仪式吧!”想到祭祀的游矢似乎很高兴,拽住游斗的手摇晃个不停。

         看着游矢那么高兴的样子,游斗也不禁对所谓的祭祀感到好奇了起来。这时,他远远的就看见了村子里的小径上,有人正在向他们挥手。

        “啊,是隔壁的奶奶!”游矢兴奋的挥手还礼“她做的枫糖特别好吃!”

          游斗望着远处的老人,心里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蔓延了上来,明明他们一直在朝村子里走去,老人却始终和他们隔着一段距离,仿佛在配合他们的前进而后退一样。而且.......那挥手与其说是在打招呼,不如说是.......

         警告。

         这两个字跳上游斗的心间,吓了他一跳。警告谁呢?游矢?还是警告我这个不速之客?

        游斗的心里有些不舒服,转头便看见了游矢关切的眼神:“怎么了?游斗?”

      “没......没事.......”游斗说完沉默了一会儿“呐,游矢,我这样随随便便的闯入你们的村子,会不会......给你们造成困扰啊?”

        “说什么傻话呢。”游矢锤了他的胳膊一下,“老实说,我倒挺高兴认识你的,而且,没了我指引,你现在还在原地兜圈子呢。”说着,游矢便吐了吐舌头,对他做了个可爱的鬼脸。看到他那样,游斗也只能还以一个无奈的微笑。

           两人悠哉的踱着步走进村子,游矢将他引导至一处无人的房屋,告诉他自己要先去向长老汇报一会儿带他参观村子便先行离去了。游斗一个人百无聊赖的环顾者屋里的摆设。

         这里和别的村子里并没有什么明显不同,除了墙壁上悬挂着一个奇怪的图腾,大概就是游矢所说的森林的神明了。游斗随意的翻动着一些看起来是书籍的薄册,却在看到内容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是.......火刑?

         图腾柱上绑着的的确是个人没错,虽然画技非常拙劣,但仍能看出人的轮廓。插图的配文全是游斗看不懂的咒语一般的东西,令他更加的不舒服了起来。

        这个村子......没有那么简单。

        游斗合上书,暗暗的提醒自己要留神注意这个村子里的人了。走到门外,几个孩子正在追逐打闹,游斗看着他们脸上是笑容,不知为何心里泛起了一阵寒意。

       笑容是很美好的东西......理应是如此才对........

       但是,那几个孩子的笑容,为何如死人般苍白?

     “欸,你怎么出来了?”游矢的声音打破了游斗的胡思乱想,游斗看见游矢迈着轻快的步子向自己跑来,心里那些阴冷的感觉忽然都消失不见了。

        游矢一把抓住游斗的袖子“我已经和长老谈妥了,今天我们可以一起玩个痛快!”

      “是吗?那太好了。”游斗下意识的回答道。

        是这个人的话,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这家伙,可是像个太阳一样啊。

         不知道走了多远的路,不知道聊了多少天南海北的东西。游矢带着游斗在村子里一路乱跑,沿路的笑声如风铃般清脆的撒了一路。游矢认真的听着游斗讲述打猎的故事与一些小技巧,在故事的紧要关头总会发出夸张的笑声。两人一起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

          因为太过愉快了,游斗猎人的直觉也没能注意到路上遇见的那些村民看起来是如此异常。

           他们都在笑着呢。

           晚上的祭祀与夏日祭很相似,只是在细节上有着许多具有村子特有风格的改动,混在人堆中的游斗和游矢饶有兴趣的看着村子里的种种庆祝活动,互相发表着对彼此买来的小吃的看法,直到有人在村中的空地上点燃了一束小型的烟花。

      “没想到连这个也有啊。”游斗惊叹到。

      “跟夏日祭没法比,太小了。”游矢咬着买来的枫糖评论道。

       ”毕竟村子就在森林中央,大型烟花造成山火就不好了。“

       ”这我当然知道。“游矢停了下来,看着闪动的火花若有所思。”我不怎么喜欢烟花呢。“

        ”为什么?“

        ”烟花的生命很短暂呢,一生就是为了被点燃,只要点燃了大家就会感到快乐,虽然这就是烟花的使命,但是还是有些不喜欢呢。“

       ”游斗。“游矢忽然偏过头,认真的看着他“从这里出去的话,你会忘了我吗?”

     “不会的。”游斗安慰到“我认识路后以后还会来的,到时候给你看我打的猎物哦!”

     “可以带我去打猎吗?”

       ”当然可以啦。“

       游矢没有再说什么,两人一起默默的看完了烟花的绽放与灰烬。

      

        祭祀散场的时候,游斗找不到游矢了。

        他忽然说自己要离开一下,几个转身便消失在了人堆里。

       游斗想拉住几个人询问一下,可是无论他怎么呼喊,所有人都如同梦游般对他不理不睬。

       游矢到底干什么去了?什么都不解释就丢下他一个人。

       游斗忽然想到了游矢提到过的长老,稍微回忆了一下白天走过的路线,游斗快步走向了长老居住的房子。

       门上没有锁,游斗出于礼貌还是敲了敲门。“请问,有人在吗?” 

        没有回应,游斗试探性的推了推门,“吱呀”一声后,门自动打开了。

        犹豫了片刻,游斗默念着“抱歉了”轻手轻脚走进房间。屋里很黑,没有任何光源,借着门口漏进来的一点月光,游斗勉强凭着优异的目力找到了桌上的剩了半截的蜡烛。

       屋里的灰尘很大,看来这个长老不怎么爱打扫,蜡烛似乎受了潮,游斗用随身带的火石打了好几下才点燃,蜡烛的光照亮了屋内的一小片区域,游斗看见长老背对着他,面对着墙坐着,被他吓了一跳。

       睡着了?游斗迟疑的走上前去轻拍了拍长老的肩膀,手上穿来的触感让他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长老的头随着这次晃动摇了摇,咕咚一下掉了下来。

      那是一颗骷髅。

      游斗飞速的跳着逃了出来,仍旧惊魂未定。这是怎么回事?长老已经死了?

       耳边传来飘渺压抑的吟唱声,游斗顺着声音找了过去,正看到一大群人抬着一根巨大的图腾柱,向着空地走过去。而图腾柱上,绑着他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游矢。

       纯真的少年被绳索死死的捆在了图腾柱上,手腕处已经被粗糙的绳索磨得血红一片了。嘴被布团堵上了不让他叫喊,出人意料的是,他的目光格外平静,犹如九月的湖水,仿佛此刻被绑着的人不是他一般。他穿着极为华丽的服饰,花纹中隐约可以看出绣着咒语般的文字。

       “你们想要干什么!”游斗怒吼着向人群冲去,顾不得死去的长老带给他的惊吓。然而他冲到人群最外围时便被强行拦住了,怎么也冲不进去,只能被迫跟着部队来到了空地上。

         游矢明显也发现了游斗,他呜呜了几声,示意引领队伍的人将他嘴里的布团取出来。对方照做了,布团刚一取出游矢就开心的大叫:“啊,游斗!你来了!”

      “先别说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游斗大声的喊道,依然在人群中奋力挣扎。“你们为什么要绑着游矢!快放了他!”

        “游斗,这是不行的。”游矢平静的说道。

         “我不被‘点燃‘,就没有烟花了。”

         “什么?”游斗愣住了。

          “每一轮的祭祀,最后都要向神明献上祭品的,我就是这一轮的祭品哦!”

            游斗看着游矢脸上的笑容,无数混乱的思绪一瞬间冲上了脑门。

            神明......祭品.......游矢?

            图腾柱,火刑?

          “不——————!”游斗发出撕心裂肺的悲鸣,不顾一切的拼命推开人群,试图冲到游矢的身边。他周围的人则死死拽住他,不让他移动分毫。 

             "劳驾,还是把我的嘴堵上吧,我怕疼,可能会叫喊得很厉害。”游矢偏过头去对正在搬运木柴的人说道。

         所有的村民围成了一个圈子,将图腾柱包围其中,集体吟唱着不知名的诡异歌谣,行刑人高举火把,无视了游斗的惨叫,在歌谣的共鸣达到最高潮时将火把猛地丢进了柴堆里。

        浸了油的木柴燃烧得格外迅速,火焰瞬间便吞噬了整个图腾柱,火舌欢快的舔舐着被处刑者痛苦的挣扎,生命和高温成为了鲜红色死神最充足的养料。

        游斗的眼前被斑斓的色块充斥着,什么都看不清。有人大笑了起来,随即所有人都大笑了起来,欢快的笑声如浪潮般将他推来推去,直至大浪劈头盖脸的打来,将他拍入了恶意的海底。

        ........

     “游........”

       "游斗........”

        头疼得仿佛要炸裂一般,就像有人用生锈的锯子在使劲的切割着自己的神经。游斗挣扎着睁开眼睛,却被阳光晃得又眯了起来。

     “游斗?”

       听到这声音,游斗强迫自己睁开了眼睛,一阵眩晕过后,游斗看见红眸的少年坐在自己的身边,正在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我这是......”游斗勉强坐起身,却发现自己正身处于一片废墟当中,墨绿到发黑的青苔与倒塌的砖石无不证明了这里年岁已久。

     “游矢.......你.......”游斗心情复杂的发问,却不知道问些什么好。

     “从前,有一个古老的信仰自然的村庄。”游矢没有理他,低着头自顾自的说道。“神明庇护着村子,让作物生长,让气候宜人。”

     “然而,神明的庇护是有条件的,以14年为一个周期,要将一个人以火刑的方式献给神明作为祭品。”

      “于是村子便制定了规矩,每一轮都会选择一个婴儿,当他成长到14岁时便拿去当祭品,换言之,这个孩子本身出生就是为了去死,为了换取其他人的笑容。”

       “够了,不要再说了。”游斗一个发力扳住了游矢的肩膀。“够了.......”

       “不要难过啊,这没什么不对的啊。没有神明的庇佑,大家都会死的。”游矢一脸平静的看着他,“我理解不了你现在的悲伤呢。”

        不要同情我,不要怜悯我。

      “你没有发现吗?你之所以会被困在森林里,是因为困住你的是时间,而非空间。”

      “你一直都在原地打转,时间对你而言只过了几分钟,你却以为过了好几天。想要离开这里,你必须抛弃时间。”

     “你之前看到的,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我不知道神明为什么最终抛弃了村子,也许这个神明本身就只是一时兴起。没了神明的恩宠,这个村子的信仰就崩溃了,最后就如同你看到的那样,瓦解了,什么都没剩下。”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束缚在这片土地上,只能在恒定的时间里一个人重复死去的那一天,真的,一个人很无聊的。”

         “所以我才想让你也来这里陪陪我,没想到会吓到你,对不起。”

           游斗默然不语,抓过了游矢的手,紧紧握住。

           烈火曾经烧焦了这具皮肉,也让灵魂永远在痛苦中挣扎。

         “呐,游斗,出去之后,请不要忘记我好吗?”

         “不。”

         “什么嘛,亏我还好心带你出去。”

         “不是你带我出去,游矢,这次,换我来带你了。”




后记:番茄有点病。。。。。

一些想法来源于对本篇的思考,伤害他人的人不认为自己错了,被伤害的人也没意识到自己被伤害了,最后酿成了一次又一次的悲剧。

原本只是睡前短打,结果最后5000+华丽丽的变成了熬夜。。。。。

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太晚了来不及修正改错,结尾也略显仓促,修改还是明天再说吧~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