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消失之物

注意注意,取关请随意,这里是不定期产粮的小透明一只。只写前五代,欢迎讨论,拒绝撕逼。

追逐星星的人

行星系列第四弹,这次是蕉凛的故事。BGM搭配了《拉古斯镇魂曲》

同时补充了世界观中关于“大撕裂”的设定,参杂了一些三横CB向描写,请注意避雷。

伪科幻背景,人物OOC,笔者文笔不好,理科知识也是渣渣,各位见谅


背景介绍:

近未来,地球文明发展出星际航行的技术后,人类团体发生了分裂双方矛盾冲突激化到一定程度后爆发了战争,最终激进的人们组成“学院”,带着技术和飞船独自飞往了宇宙深处,留下的人们则形成代表文明本源的“基础”,。在飞往太阳系外的过程中,“学院”的科技发生了技术爆炸现象,从而掌握了 更高的技术水平。两者曾经在柯伊伯带展开交火,最终地球方面全军覆没,随后发生了导致地球毁灭的“大撕裂”事件,逃亡出来的人们则成为星际难民,建设了避难所。与此同时,银心黑洞被证实正在不断扩展中.......



      黄昏已近,城市却没有点亮繁星般的灯火。钢铁的森林一点点被肃穆的黑暗所淹没,人群如流动的暗河般悄无声息的从街道上滑走,偶尔传来的几声破碎的言语,就是迸溅出的水花。

      能源的节约是必要的。这是人们达成的共识,人类在大撕裂事件后逃亡到这颗行星上所建立的庇护所,无法支撑那些来自黄金时代的美好场景。

       幻影一般的美好时代。

       然而,白袍的记录者却打破了这份静谧,他是那样突兀的出现在了地平线的边界,以至于人们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

       小孩子们最先围了上去,欢声笑语的要求记录者给他们讲故事,更多的人只是朝他看了一眼,露出了自流浪纪元开始后久违的微笑。在一切都即将结束的末日前,记录者的到来是为数不多的喜事。

        这意味着可以听到一些故事,可以保存下自己的故事。

        倾听和传承,是拓印在人类灵魂深处的本能。 

       这位记录者的身形并不高大,相反看起来反而像个少年,如果不是他穿着记录者独有的白袍,无人会相信这样的一个孩子将要承担起记录整个人类文明最后时光的重大责任。

    “记录者,你去过哪些地方呢?”

    “记录者,能给我们讲个故事吗?”

       记录者笑着答应了孩子们的请求,他清了清嗓子,开始了讲述。周围的人在他开口的瞬间便安静了下来。只有他的声音如清泉般汩汩流淌而出。

     “我成为记录者的时间已经很长了,大概......大概在大撕裂发生前我就被选举出来了。你们也知道,自从地球的联合舰队反逆军在柯伊伯带全军覆没后,地球上无论是高层还是基层,都有很浓重的悲观主义思想,选举出记录者也是出于这个心理,只不过那时是秘密进行的。”

     “所以啊,我就有幸记录下大撕裂事件过程中发生的故事了,要听听看吗?这可是别的记录者们没有的好故事呢。”

       记录者故意停了下来,在一片要求他讲下去的呼声中满意的开始了他的故事。

     “这是一个少年和少女的故事哦!”

     “曾经,在地球的黄金时代,地表上生活着这样的一对少年少女。单纯的少年拥有水蓝色与金色相间的发色,而活泼的少女则有着生机勃勃的翠绿色头发。他们的生活并不富裕,但是因为有彼此的存在,平淡的生活也是十分开心的。”

     “他们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参加D轮大赛呢,你们知道D轮吗?那是过去的科技呢,在航天技术未能应用于民间时,这可是人们最热爱的交通工具,无论是作为代步工具还是竞赛,都是非常受欢迎的。”

     “然而,好的D轮却价格不菲,不是寻常人家可以承担得起的价格,更别说比赛用的D轮了。所以,少年和少女却自己动手造了一辆出来。”

     “很神奇吧?没什么机会受高等教育的他们却奇迹般的造出了D轮。上天一定是眷恋着他们,才会给他们如此光辉闪耀的梦想,还给了他们实现梦想的机会。”

     “然而,上天同时也是残忍的呢,残忍到给人希望后再去剥夺那份光芒,不得不说,真的是很过分的行为。”

     “你们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吧?‘威慑对话’发生了。”

      “冥王星监听站的摧毁,反逆军的湮灭,‘学院’的逼近.....‘威慑对话’事件发生后,大赛自然而然的停止了,还未起步的幼鸟,羽翼就已经被枪炮所折断了。”

     “黄金时代结束了。”

    “战争正式开始,一切规则和秩序都灰飞烟灭了,一切生活必需品都变成了配给制,征兵令的下达,美好的世界已经是过去时了,所有的东西都开始了崩坏。少年少女的梦想,此刻比风雨中萤火虫的光芒还要飘摇。”

    “配给制令少年和少女的生活更加艰难了,为了生存下去,他们只好应征入伍。”

    “巧合的是,由于他们在机械上的惊人天赋,他们被选派为单人骑乘战斗机的驾驶员,这也算一种补偿吧。”

    “如果这个技术早一点开发出来的话,密涅瓦战争也许就不会是那样的结局了,这种灵活机动的作战方法实在是天才的发明。然而,一切都已经为时已晚,已经来不及了......”

    “在质子黑洞面前,无论是怎样的舰队,怎样的战术都是毫无意义的,地球的抵抗只不过是在努力的续命而已,即便争取到的每一秒时间都以白骨与鲜血做代价。”

    “但是即便是无谓的挣扎,却不能停止,这是人类最后的尊严了。”

    “所以冲突的终结,就是改变了所有人,改变了整个文明导向的大撕裂事件了。”

    “质子黑洞本身也在不断蒸发,所以它的吸引力是有限的,可能连学院本身都没有意识到,质子黑洞的引力会造成如此大的破坏力。”

    “我知道你们想说冥王星监听站被卡戎摧毁的事情,也许在那个时候就有端倪呢,可惜的事,太晚了,对于学院而言发现得太晚了,正如我们在密涅瓦战争中的晚点一样。”

    “黑洞是极其致密的物质,相对的,引力也是远超常规星体的强大,但是质子黑洞是极其特殊的存在,它比星体要小,无法将其完全吸引进来,取代而之的——”

    “巨大的引力将地球撕裂成了无数的碎片。”

    “这是何等的噩梦,脚下的土地崩裂成了碎片,引力将人群吸附上了天空,密密麻麻如蚁群般遮蔽了天空。大气层的毁灭让氧气全部逃逸向了宇宙,火红的岩浆喷涌而出,海洋蒸发殆尽,滚烫的水蒸气在人体上烙下高温的痕迹,惨叫,哀号,悲鸣,如果圣经中的地狱真的存在,那就是眼前的场景了。”

    “地球碎裂了,文明也就不存在了。”

     “仅仅只有少部分移居其他星球的人和在灾难发生前逃亡宇宙的人存活了下来并且建立了星际避难所,这就是大撕裂,我们已经是无家可归的难民了。”

        记录者停顿了一下,围着他的人群鸦雀无声,流浪纪元出生的孩子们往往无法理解他们的父辈经历过怎样的噩梦,但是那副末日般的场景却在口口相传中成为了他们的梦魇。而真实经历过悲剧的成年人们,此刻已经有人忍不住拭去眼角的泪水。

     “但是,有人不这么想,我们这个故事的主人公,那个少年,他一心只想找到他的同伴,那位少女所在的地方,无论是哪里都能成为新的家园。”

      “但他找不到她了,在大撕裂时。地球变成了滚烫的火红色碎片,岩浆将在碎片上凝固,直到被行星间的引力重新变回球体,但那时,地球已经不再是行星了,它已经被引力扯碎了,只能变成彗星一类的星体在宇宙间流浪。”

      “少年的飞行器在灾变时被抛入了宇宙中,幸运的躲过了一劫,他坚信着少女也应该如他一样活着,活在某处。”

     “流浪纪元开始了,少年却没有随人们去避难所定居,他改造了自己的飞行器,祈愿能够追上彗星的速度。”

    “‘这怎么可能啊,你一个人怎么行。’人们劝阻他。”

     “‘我想追上风啊!’这是少年的心愿。”

      “不知道是不是太过单纯的缘故,少年只要认定了一件事情,就会非常犟脾气的不管不顾的一定要完成。”

      “后来,据说在某个明亮的夜晚,少年从避难所与外界连接的桥上,驾驶着自己改装的小型星际飞行器飞驰而出,用比风更快的速度超越了避难所所在星球的逃逸速度,进入了宇宙当中,孤身一人开始了漫长的孤独旅途。”

       “彗星的碎片如此之多,他只能一个一个不断去排除,为了一个可能已经不在人世的少女。他成了追逐流星的人。”

       “即便希望如此渺茫,我也希望能够抓住它,因为我们约好了的,约好了要在一起的。我想带她回家,然后一起去完成我们的梦想。”

       “少年如此说道。”

       “直到我作为记录者记录下了这个故事,他依旧在不断的寻找着,有时我也在想,少年所找寻的,到底是过去的美好记忆,还是未来的一切希望呢?”

        记录者停下了讲述,沉浸在故事中的人们感慨着,回忆着,断断续续的交谈者,大撕裂不仅撕裂了一颗星球,也撕裂了人们的心,留下了永不磨灭的伤痕。

       人群逐渐散开了,记录者穿过他们,开始去寻找值得记录的故事,纯白的衣角翻飞犹如轻盈的羽毛,记录者悄无声息的融入到了夜晚的阴影里,直到他眼角的余光瞟到自己背后的影子。有人一直默默跟着他。

       记录者停下了脚步,转过了身去看着那人,脸上没有一丝意外。

     “你还是老样子啊。”跟着他的青年语气复杂的说道。

      “谢谢你的关心了,游矢。”记录者笑了笑,摘下了自己白袍上遮蔽容颜的帽子,露出和眼前之人别无二致却年轻得多的脸庞。

      “每次看见你,都会有很难过的心情呢。”

      “是吗?那我以后还是尽量少出现比较好呢。”

      “我不是这个意思,幻影。”游矢犹豫了一下,叫出了记录者的名字。“我只是......会想起很多以前的事而已。”

       “记录这些事情就是我的使命了。”幻影平静的说道“我被制造出来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两人默然无语,看着彼此的影子互相纠缠错结。

      “故事中的少年......是游吾吧。他现在还好吗?”

      “和我故事中说的一样,没有停下找寻的脚步呢。”

       “是这样吗......”

        “你想我去劝他吗?”

        “不......我明白的,他的心情。有时还真羡慕那个家伙啊。”

        “因为柚子的事?”

         “......”

         幻影将兜帽重新戴回头顶“可以挽回和相信可以挽回是两种心情,什么时候都不晚的。”

        “谢谢你,幻影。”

        “这没什么,想报答我就告诉我哪里有故事可以记录吧。”

        “你可以去琉璃那里,有关于游斗的事情。”

        “是吗?”幻影突然笑了起来“你们这一群人怎么回事啊,一个个都是这样。”

        “辛苦你了,也许是最后一次让你这么来回跑了呢。”

        “什么意思?”

          游矢没有说话,抬起头来看向了被繁星的眼泪湿润了的苍穹,明白了他的意思的幻影也抬起头来看着夜空,在他们的目力所看不见的地方,死神正打磨着他的镰刀。

       “时间不多了啊。”幻影喃喃道。“越多的星体坠落向银心黑洞,它膨胀的速度就越快。”

       “下次再见面的时候......恐怕连这里都......”

       “再见了。”游矢郑重的拉起幻影的手,用力握了一下。

       “嗯,再见了。”幻影笑了笑“我也要准备好开始履行记录者的真正职责了呢。”

          沉默的星空不语,投下了点点光芒照耀在分开的两道身影上,直到一切被夜色湮没,寂静无声。


设定补充:①“记录者”幻影。在大撕裂发生前,由于反逆军被质子黑洞全军覆没的悲惨遭遇导致高层集体爆发失败主义,为了能够在最后时刻到来后遗留下关于地球文明的记录而开启的计划。通过克隆与基因技术制造出半生化人担任记录的工作,而幻影就是游矢的克隆体。记录者穿梭于各个聚居区,将他们认为值得留下来的故事以量子模式写入大脑,在必要时通过将自身湮灭,以引力波的形式将信息传达出去,间接的保存了信息。

大部分记录者都是流浪纪元开始后诞生的,只有幻影作为实验体01号直接经历了大撕裂事件。而后来银心黑洞的发现使得幻影的记录者人生不得不提前结束了。


②大撕裂与冥王星   在早期的甘塞篇只有隐约提到过,冥王星与其卫星卡戎是不稳定的双星系统,引力场被破坏的话卡戎将会坠落向冥王星。而学院与反逆军在柯伊伯带的交火中,质子黑洞摧毁了舰队,巨大的引力也殃及了冥王星,卡戎的坠落使得质量并不大的冥王星完全被摧毁了。而质子黑洞引力的破坏力也在那时出现迹象,然而却由于某个原因没有得到重视。


③质子黑洞与银心黑洞   这里是设定修正,查资料的结果就是发现设定上存在问题,前篇茄璃篇里,反逆军应当是死于质子黑洞而非原子黑洞,那边也会改过来的。

银心黑洞是假想中存在于银河系中心的星系级别的黑洞,整个银河系正在不断的向其坠落,而越多的行星坠落其中就会越加速它的膨胀,直到吞没掉整个银河系。以现在科学技术发展速度是无法逃逸出银心黑洞的。(超光速技术已经来不及研究了,现在的科技连光速也无法达到。)所以已经没有多少时间留给银河系文明了。


后记:整个系列其实是建立在一种“后日谈”的基调上的,当一切都已经发生,一切都将走入终极时,留下的人该何去何从,我希望能写出那种感觉来。简单来说应该是“末日前的故事”。目前还有几篇番外,将会补充完整个系列,顺便给所有人一个最终的结局。

这篇里的蕉凛没有正面描写,而是通过幻影的讲述表现出来。有着执着的相信与为此拼命的勇气,其实香蕉算是我描写的这四对里最幸福的一个了。

有时也会觉得自己有点后妈。。。。感觉本篇虐我番柚后就开始自暴自弃开启互相伤害了模式了。。。。




评论(1)

热度(12)